健康人生

新闻检索

  • 类型
  • 信息
  • 更多新鲜资讯请
    关注微信公众帐号

厦门中院发布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 假冒NBA篮球获刑

  侵犯“NBA”商标权,被判刑还要赔30万?抢注“百度云”,状告百度能胜诉吗?卡拉OK点播84部音乐电视作品,是否侵权……  昨日,在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前夕,厦门中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并通报了厦门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现状。

这十大典型案例的判决具有较强的指导意义,导报记者从中精选部分案例予以报道,为当事人维权提供借鉴。

  昨天,厦门中院还对外通报了厦门2018年度知识产权审判的基本情况。

去年厦门两级法院共审理各类知识产权案件1732件,案件数量同比增长了%。 其中,民事案件1685件,刑事案件39件113人,行政案件8件。

  典型案例侵犯“NBA”商标权,获刑被罚还要赔30万  原告NBA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取得了与“NBA”相关的系列注册商标专用权,其中包括第658808号、第15726451号和第1160118号等注册商标专用权。

通过授权使用、体育赛事推广和媒体宣传等途径,原告NBA公司使用上述注册商标的篮球产品销售覆盖全国多个省市,已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被告涂某在未经注册商标权利人许可的情况下,于2012年擅自购入“SPALDING”、“NBA”、“耐克勾形图标”等注册商标标识的铜板,通过被告淞涌公司的业务员许某,委托淞涌公司为其生产假冒上述三品牌的注册商标标识,并使用假冒注册商标标识生产篮球对外销售。

淞涌公司经法定代表人同意后,由许某直接负责,非法制造上述三品牌注册商标标识销售给涂某。

随后,涂某注册成立被告斯迈柏公司,雇佣工人生产假冒“SPALDING”、“NBA”、“耐克”等品牌篮球销往各地。 2014年11月,因制作销售假冒商标侵权产品万元及尚未销售16万余元被查获。   案发不久后,思明区法院作出刑事判决,判决涂某等五被告的行为均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对犯罪单位分别判处罚金2万元、8万元;三被告人作为犯罪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到三年缓刑并处罚金。   针对民事案件,厦门中院也作出了判决,认为原告NBA公司的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

五被告未经原告NBA公司许可,在其销售的篮球产品上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近似的标识,侵犯了NBA公司依法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因此,中院酌情判决五被告立即停止使用、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并赔偿原告NBA公司经济损失30万元。   法官说法:这起案件系国内首起对侵犯原告NBA公司第15726451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作出侵权认定的案件。 原告NBA公司使用涉案商标篮球产品的销售覆盖全国多个省市,已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本案被诉侵权产品使用的图形标识与原告NBA公司的注册商标相比较,二者虽然背景颜色、底部字母以及篮球的位置有区别,但构图要素相同,故认定与原告注册商标构成近似。

  典型案例卡拉OK点播84部作品,是否侵权?  原告菜之鸟公司起诉称,其经过转让取得《祝你平安》《走四方》等171部音乐电视作品的完整著作权,是该批音乐电视作品的合法权利人。 被告日东花园公司在未征得著作权人许可、未支付作品使用费的情况下,以营利为目的,在其经营场所将菜之鸟公司涉案的84部音乐电视作品复制保存在其服务器内并以卡拉OK方式向消费者提供点播服务。   对此,原告主张,被告日东花园公司未经许可复制他人音乐电视作品并进行营利性放映且未支付使用费,侵犯了菜之鸟公司的复制权、放映权,给菜之鸟公司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法院审理认为,在日东花园公司提供大量反驳证据的情况下,菜之鸟公司应当进一步提供证据证实转让方享有涉案作品的著作权。

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转让方是涉案84首音乐电视作品的著作权人,形成涉案作品著作权的证据链条不完整,菜之鸟公司无权主张日东花园公司侵犯涉案作品的著作权。 因此,判决驳回原告深圳菜之鸟唱片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本案审判系合理分配当事人的举证责任的典型案例。 合议庭没有机械照搬法条认定依照涉案专辑封底上标注来认定著作权的归属,而是结合日常生活经验认为原告菜之鸟公司主张其拥有著作权的涉案音乐作品,基本都是1990年代流行面广、知名度高的经典歌曲,拍摄涉案全部作品所需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远非某一主体能够独自承担,即使作品的著作权系受让取得,所付出的经济对价也必定不菲。 因此,判决认定在案证据不能形成完整证据链证明菜之鸟公司著作权人的身份,判决驳回原告诉求。   典型案例抢注“百度云”,状告百度被判败诉  郭某注册了“baiduyun”域名,本想将这域名出售获利,不料,他抢注域名的行为却被法院判决认定构成侵权,因此被判将涉案域名转移给原告百度在线公司。   原来,郭某几年前注册了域名“”。 后来,郭某的注册行为引起了百度在线公司的注意。 对此,百度在线公司认为,郭某抢注该域名侵犯其注册商标权。 于是,百度在线公司向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提交了投诉书,请求裁决郭某持有的域名归百度在线公司所有。

  很快,仲裁中心就作出了裁决,认定郭某存在恶意注册和使用涉案域名的情形,因此裁决要求将涉案域名转移给百度在线公司。   不过,仲裁中心裁决后,郭某很快就起诉到思明区法院,请求法院判决确认其持有的域名不侵犯被告百度在线公司的商标权,而且该域名归原告郭某合法所有。   思明区法院经审理认为,百度公司的“百度”、“baidu”商标广泛宣传、知名度高,比较早就提出“云”概念,郭某无合法在先权益持有域名,其间未对域名进行使用。   因此,思明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最终判定郭某应将涉案域名转移给百度公司。   导报记者陈捷通讯员厦法宣/文陶小莫/漫画。

更多查看【健康人生】